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掌歡

正文 第326章 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看清眼前男人的真面目后,駱笙便明白這是個自私自利到極點的人。

    說去探望平南王夫婦,聽聞衛雯前來鬧事,過來阻止也就罷了。

    留下吃酒,這可不符合他的利益。

    他會留下,自然有更大的好處吸引著他。

    是甘洌的美酒,還是美味的佳肴?

    駱笙暗暗搖頭。

    大都督府出事后,如趙尚書那些人都能克制住口腹之欲未曾再來,她不信衛羌貪圖這一口吃喝。

    那么他留下是為了什么?

    駱笙一時猜不透。

    不過她不怕,她怕的是他一直躲在那高高的宮墻里,讓她無法觸及。

    “殿下今日還是吃魚丸鍋子?”

    “對,我是個比較專一的人,一旦喜歡的就會一直喜歡!毙l羌望著駱笙,淡淡微笑。

    駱笙心頭一動,一個念頭如浮光掠影,一閃而逝。

    她沒有抓住那個念頭,于是不動聲色笑笑:“那殿下稍后!

    不多時,藏著炭火的紅泥小爐端上,上面是冒著熱氣的鍋子。

    吸飽了鮮美湯汁的魚丸在鍋中沉沉浮浮,香氣盤旋在大堂里,越積越濃。

    這是久違的味道。

    衛羌輕吸一口氣,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

    駱笙坐回柜臺邊,以手托腮,看起來百無聊賴。

    算時間,事情也快有眉目了。

    她忍住了向窗邊瞥去的沖動。

    夜幕來臨,香味勾人的酒肆卻再沒別的客人來。

    衛羌開了口:“駱姑娘的酒肆會一直開下去嗎?”

    駱笙看他一眼,懶洋洋道:“只要沒人來砸店,當然會一直開下去!

    衛羌默了默。

    他想問駱大都督出了事,你不擔心么?

    可看她這樣,顯然沒想過發愁。

    這是個從來沒受過委屈的女孩子,不知道人在困境中會多么難。

    可也正因為如此,她身上才有別的女子身上沒有的無畏。

    才讓他情不自禁隔著她,想到那個人。

    衛羌一時出神,目光在駱笙身上停留的時間有些久了。

    駱笙抬眸看來,敏銳捕捉到那抹異樣的眼神,心頭一跳。

    那一掠而過的念頭陡然清晰起來。

    衛羌所圖不是美酒,亦非佳肴,而是她。

    不,是駱姑娘!

    想到這一點的瞬間,駱笙險些維持不住懶散平靜的神色。

    實在是她詫異到了極點。

    衛羌竟然看中了駱姑娘!

    他看中了駱姑娘什么?飛揚跋扈,還是養面首?

    駱姑娘當然也有可愛的地方,但以她對衛羌的了解,那不是他會欣賞的點。

    心情久久的波瀾起伏之后,總算回歸平靜。

    一抹自嘲從唇角閃過。

    或許是她自以為是,實則遠遠不了解這個人,不然當初怎么就瞎了眼呢。

    不論如何,衛羌對駱姑娘有所圖是肯定的。

    駱笙垂下眼簾,眼底結了冰霜。

    她現在就是駱姑娘,只要一想到這個惡心的男人正覬覦她,就恨不得沖去廚房拿菜刀剁了他。

    他毀了清陽,還要毀了駱笙!

    毀了駱笙……

    駱笙轉眸看著那個優雅吃鍋子的人,忽然生出一種猜測:駱大都督突然淪為階下囚,這其中會不會有他的手筆?

    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駱大都督一直是錦鱗衛指揮使,衛羌是別想與駱姑娘扯上關系的。

    “駱姑娘!

    駱笙收回思緒,若無其事問:“殿下吃好了?”

    衛羌起身:“吃好了,改日再來!

    “殿下慢走!

    望著燈光下的少女,衛羌生出讓她送一送的念頭。

    宮墻高高,他出來一趟殊為不易。

    可旋即這個念頭就如狂風中的微弱燭火,悄然熄滅。

    還不到沖動的時候。

    “駱姑娘,后會有期!

    衛羌走出酒肆,回頭看了一眼。

    酒肆在夜色中燈火通明,是寒冬臘月里令人留戀的暖。

    “殿下,外邊冷!备]仁輕聲提醒了一句。

    衛羌微微頷首,大步向前走去。

    駱笙沒有等到酒肆打烊,就提前回了大都督府。

    進門時面罩烏云,目露寒霜。

    沒過多久,三姑娘心情不好的消息就悄悄傳開了。

    換做以前,什么,三姑娘心情不好?

    那肯定是有多遠躲多遠,湊過去等著挨抽嗎?

    今日卻不一樣了。

    先是大姨娘被姨娘們選為代表來了閑云苑。

    “姑娘今日是不是遇到事了?”

    駱笙一臉不以為意:“平南王府小郡主跑來鬧事,被我趕走了,沒多大事!

    大姨娘聽得心驚肉跳:“真的沒事嗎?得罪了郡主——”

    “會跑來尋事,證明早就得罪了,區別只是我父親有沒有事而已。大姨娘回去吧,不必擔心這些,畢竟擔心無用!

    “那姑娘莫要影響了心情!贝笠棠锫犃笋橌系脑捫闹袊@口氣,默默走了。

    等消息的眾姨娘圍上來,七嘴八舌問:“大姐,姑娘為何不高興?”

    今時不同往日,可不能再惹事了啊。

    “姑娘沒什么事,就是平南王府小郡主帶人來尋事,打了小郡主一耳光而已!

    眾姨娘:“……”

    姑娘可能沒什么事了,她們有事!

    駱辰是在大姨娘之后過去的。

    “酒肆不如先關了吧!背聊艘魂,駱辰冒出一句話。

    駱笙笑了:“消息還挺靈通嘛!

    駱辰睨她一眼:“我又不是聾子,在府里就不能用耳朵聽了嗎?”

    他只要想到駱笙獨自一人面對來勢洶洶的一群人,就惱怒又自責。

    “不想關!

    駱辰:“……”

    這么任性的回答,果然還是駱笙。

    “放心,我吃不了虧!瘪橌习岩粋油紙包遞了過去。

    “這是什么?”

    “小七捉了麻雀炸了一盤,托我給你帶幾只嘗嘗!

    駱辰嫌棄皺眉:“我不吃麻雀!

    駱笙微笑:“我就是把話帶到,紅豆說她什么都吃!

    駱辰把油紙包接過,板著臉道:“我的東西我自己處理,我扔了去!

    見少年快步走了,駱笙笑了笑。

    蔻兒稟報道:“姑娘,三位姑娘來了!

    駱笙換了個姿勢,懶散倚著熏籠。

    “請三位姑娘進來!

    她真正想等的人,可算到了。

    不多時,駱櫻三人走進來。

    “大姐你們怎么還沒歇著,這時候過來了?”

    駱櫻打量著駱笙神色,語帶關心:“聽說今日酒肆出事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法糖果登陆 2005年福彩开奖号与试机号 甘肃十一选五智能推荐 69棋牌游戏平台 nba赛事怎么参与竞猜投注 2月17日体育彩票开奖 今日大乐透开奖号码预测 体球即是比分 史莱姆摆摊赚钱吗 股票融资 杠杆倍数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 山西快乐10分 快乐十分定胆杀号技巧 手机六合图库 搜狐足球指数 云南快乐十分任三口诀 优酷杨晃靠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