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都市言情 -> 第一侯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為一言而來,說一言便去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孟家村發生了斗毆,而且還是在英雄廟。7k7k001.com()

    孟家村原本是個不起眼的村子,因為府城把英雄廟選在這里,變得熱鬧又出名,投奔來的流民也比別的地方多。

    人多了難免有摩擦爭執,但在官員們干脆利索的把有罪的流民趕出府界,把有罪的村民變成流民后,大家有事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少起爭執,就算有了爭執也盡量私下解決了。

    英雄廟這邊更是整個府里香火最盛的地方,亂世里寺廟道觀神佛都變成了泥塑木雕,普羅大眾更愿意來這些真切能守護他們的地方許愿。

    英雄廟這里一向熱鬧,并不是只有在清明寒食才有人來,有家人想念自己的親人,常來這里坐坐,跟死去的親人說說話,還能遇到其他同樣的人,同病相憐的人說話要更暢快開心一些.

    另外四周的村民,路過的貨商路人也會來這里歇歇腳.....

    英雄廟是官府供養的,選了年老或者有殘疾的兵來打理,免費提供粥食和熱水,親人葬在這里的可以免費吃喝,路過的人也可以免費吃喝。

    當然,大多數路過的人都不會免費吃喝,多少放下幾個錢表表心意,這里的粥食雖然比不上城鎮酒樓食肆,但還是很省錢,而且安心,快速方便。

    所以雖然是大清早這邊就有不少人,打起來后立刻圍過來很多人。

    其實這不叫打架斗毆,確切說是握著糞叉的老漢攻擊拿著木杖的年輕和尚。

    年輕和尚的木杖始終垂在地上,一步兩步左右輕輕的挪動,避開了憤怒又瘋狂的老漢。

    “你這和尚,明明應該悲苦眾生,怎么能罵同樣悲苦眾生的楚國夫人是惡鬼!”

    原來是和尚罵楚國夫人嗎?圍觀的民眾神情有些復雜,沒有上前按住二人。

    “怎么能罵楚國夫人呢?”

    “你這出家人這樣做可不對。”

    “是不是嫉妒啊,楚國夫人搶了你們的香火。”

    有勸解的,有冷嘲熱諷的,七嘴八舌亂亂哄哄。

    老漢氣喘吁吁寒冬里滿頭大汗須發散亂,不像是他在打人,而是被人打。

    “你,你這和尚,先前我給你的水,給你餅,這些都是怎么來的?”他喊道,“都是楚國夫人給的,你吃了卻罵她,我還不如把餅喂狗。”

    他打的兇罵的難聽,木和尚不急不惱,神情不變氣息都半點不亂,微微一側身,糞叉子從他身側打過去。

    “老丈,你的兒是她害死的。”他說道。

    老漢一跳離地,紅紅的眼淚水流出來:“我的兒是殺賊死了,是守護平民百姓死的,他是英雄好漢。”

    木和尚輕抬木杖,刺過來的糞叉滑向一旁,他越過老漢看廟宇:“這些人,也都是她害死的。”

    四周的人驚呆,因為嫉妒罵人到也罷,竟然要顛倒黑白。

    “你這和尚,是個瘋子吧!”

    大家喊道,都不知道怎么反駁這個瘋話,因為這話是在太沒道理了。

    有個路過的年長者聽明白了,笑了笑:“和尚是說,楚國夫人讓大家當兵,所以才戰亡的吧?”

    木和尚看向他,沒有說話。

    年長者接著道:“和尚你這樣想就不對了,叛軍橫行的亂世,不戰都會被殺死,一家子都要死,當了兵雖然被叛軍殺死了,但守住了家人的性命,一家人能活下去,他是為自己為家人而死的。”

    木和尚道:“你有沒有想過,他和他的家人原本都不會死呢?”

    什么?原本?這誰能想得到?圍觀的民眾一怔。

    木和尚再看向殿內黑壓壓的石碑和名字:“他們中很多人原本都不會死。”

    年長者看木和尚像瘋子,同情無奈一笑:“這世上可沒有原本,也沒有如果,大師,你連這個都參不透,可對不住這一身衣服。”

    木和尚身如修竹,雙目如深潭:“是因為你們看不到,參不透,混混沌沌把惡鬼當神仙。”

    老漢糞叉捅過來:“你個胡言亂語的瘋和尚。”

    木和尚衣衫微動,人向后一步,糞叉半點不沾身。

    四周也再次紛亂,夾雜著腳步聲。

    “竟敢在英雄廟斗毆。”

    “都讓開。”

    “官差辦案。”

    原來是官府的人來了,民眾們立刻找到了主心骨,紛紛看去大喊:“在這里,在這里。”

    淮南道楚國夫人說官差與兵士一樣,兵在外戰守民,差在城內安民,所以給民眾對官差也很尊敬,路很快讓開。

    人群分開,一群手持鎖鏈刀槍的官差疾步而來。

    “差爺,快抓住這個瘋和尚。”老漢喊道,用糞叉一指。

    諸人的視線看去,卻頓時愕然,原本握著木杖的和尚不見了!

    “他跑了。”一個民眾喊道,伸手指著一個方向。

    諸人的視線看去,見一角青袍消失在殿后。

    這和尚跑的好快!

    官差們立刻追去,待來到殿后并不見和尚的身影,兩個官差身手靈活,攀爬上圍墻眺望。

    “大人,在那邊。”一個官差轉頭喊,手指向外邊。

    “好快啊!”另一個官差沒有回頭大喊。

    回頭的官差將頭轉回來看去,愣住了:“不見了!”

    而墻下的官差頭領剛開口說:“.....追。”

    .....

    .....

    “我第一眼看到,他走在田地里,再一眨眼,就到了更遠處的樹林。”

    “他不是在走,像飛。”

    “也不是飛,就是一閃,一閃....就不見了。”

    “我小時候聽人講過神怪故事,就有那種,縮地成寸....”

    兩個官差你一言我一語,直到官差首領喝止:“不要胡言亂語!”

    再看四周的圍來的民眾此時神情驚駭,所以那個和尚是,神仙?妖怪?明明就在他們眼前,說不見就不見了,官差們都可以作證,都在說是神怪!

    “我當時一抬頭他就從霧里冒出來了。”握著糞叉的老漢也回憶著喊,“一點聲音都沒有聽到。”

    盡管心里驚駭,但想到這和尚的話,老漢還是憤怒的下定論。

    “一定是妖怪!”

    只有妖怪才恨楚國夫人這個神仙,所以才詆毀楚國夫人,詆毀他們這些死難的勇士。

    圍觀的諸人紛紛點頭贊同。

    “現在這亂世人少了沒了人氣,妖魔鬼怪都冒出來。”

    “我聽人說在大西嶺有野狼精化成人,在路上對人作揖,你一回禮,就把頭咬掉了。”

    聽著民眾們越來越亂的話,官差首領重重的咳嗽一聲:“不要胡說,大西嶺那是有賊作亂,披著毛裘嚇人搶劫,兵馬已經過去剿殺了。”

    他再瞪了眼兩個官差,帶著幾分警告。

    “這和尚是個有功夫的,走路無聲快步如飛,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奸細。”

    兩個官差慚愧,他們見到高手沒有警惕是奸細,反而講起了鬼怪,引得民眾恐慌。

    “諸位鄉親,最近官府接到其他地方通報,有一個和尚在我們淮南道境內到處窺探,并詆毀楚國夫人,散布謠言嚇人。”官差首領對民眾們肅容道,“沒想到他到了我們這里,大家再見到此人,一定要及時上報。”

    原來這和尚不止出現在他們這里,雖然日子過的很太平,但現在是亂世,淮南道四面都有叛軍,而且前不久還有叛軍跑進淮南道偷襲了楚國夫人.....

    “這和尚一定是叛軍,上次偷襲楚國夫人不成,又來了。”

    “好好的一個和尚,怎么投了叛軍,禍害百姓呢。”

    “他不一定是和尚呢,他可能是.....是叛軍假扮的。”

    妖魔鬼怪被拋開,民眾們開始認真又警惕的分析,官差首領松口氣,再次肅容,尤其是盯著糞叉老漢:“我淮南道境內人人如楚國夫人樂善好施,慈悲流民,路不拾遺,但此時畢竟戰亂不休,我們這里越太平就越被人覬覦,大家見到可疑人等,存善心也要存戒心,夜晚不留宿,白日不引路,可以贈與水糧,但決不允許談論村莊住處,尤其是城中兵馬布防.....”

    這些話自從楚國夫人遇襲后各地的官府就常常這樣說,傳達到每一個村落,原因也沒有瞞著大家,那群襲擊楚國夫人的叛軍喬裝打扮,有些村落民眾不提防,村子被屠了。

    老漢被官差首領說的紅著臉垂下頭,他太貪圖那一口糧了,又看此人是個和尚,忘記了官府的叮囑,這亂世,穿著僧袍的也不一定是佛祖,野狼還能披件衣服化成人呢。

    安撫了民眾,官差首領帶著人回城匯報,見到縣令,官差的神情就沒有那么輕松。

    “前幾天還說在烏江見到這個和尚,此時竟然出現在我們這里,烏江那邊沒有發現他離開的蹤跡,我們也沒有發現他進來的消息,這個和尚真的不一般。”

    說實話,今日所見,他心里也咯噔一下,認為這和尚不是神仙就是妖怪了。

    縣令是由原先的老吏提拔來的,據私下消息說,他給楚國夫人的一個門客送了很多錢.....

    不過老吏圓滑也沉穩,活的時間長見過的怪事多,聽了神仙鬼怪也不驚訝。

    大夏都能亂了,這世上什么事都見怪不怪了,老吏常常這樣淡定的感嘆。

    聽了官差的話,他捻須淡然:“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再嚴防死守也有漏網之魚,這和尚既然有心行事,自然能避開關卡,他人有本事,也不用滅咱們自己的威風,做好我們的事,至于能不能抓到,看天意了。”

    官差只能領命,這個縣令是只做上官交代的事,其他的事一概不理會,不奮進也不盡善盡美,只要府縣不亂民心安定就可以了,老吏都是這樣,他們滑頭只求混日子不求功績,偏偏上官不嫌棄.....

    官差便也只能跟著縣令做讓上官放心的事了,將這邊的發現和尚的事仔細的寫好,上報給上一級官府......就不管了。

    他們有太多的事要做了,一個奸細是很嚇人,但不能因為一個奸細荒廢了成千上萬的民眾。

    新年到了,淮南道境內噼里啪啦的爆竹聲不斷,沒有淮南道安穩的宣武道境內一座小城里,也偶爾有爆竹聲響起。

    陳二將一根竹筒扔進篝火,聽著砰砰的爆竹聲,咧嘴一笑,然后才拍拍手縮縮肩頭走進室內。

    室內燈火下項南也正在笑,手里拿著一封信。

    陳二嘴角垂下來:“你不怎么喜歡楚國夫人啊,她的信你竟然還沒有背過,還要拿出來看。”

    項南對他一笑:“見字如面,只背過有什么意思,當然要時刻拿在眼前看到才好。”

    他如此不要臉,陳二被噎的瞪眼。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法糖果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