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誅怨櫝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水到渠成的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帝王當然知道軼城此時此刻正處在白色煉獄里,這便是他這幾日里憂心忡忡的緣由,可他不能表態,甚至必須要將此事給壓下去,這是他和許纓的交易,為了拔除黎王勢力的代價!光是太妃死還不夠,他必須要架空如今的黎王,緘默的氛圍漂浮在君臣之間,圣殿上的男人扯開話題,挑眉問“黎王府的縱火案進程如何?”他不可能有任何的進展,因為此事早就超出人之常理,當初將此案交給他,也就篤定了他查不出個所以然來。7k7k001.com

    京兆府尹緊緊捏著玉圭把根,君王有意挑開話題于他來說已算是形同饒命,他咬了咬牙“種種跡象表明此人極有可能是黎王曾帶回府中的平民女子所為,但臣……尚未掌握確鑿的證據……”

    “呵,這可不像斷案如神的南宣遲啊!钡弁跽{侃兩句,卻并不想追究責任,明眼人都知道他只是不想繼續方才的話題。

    “黎王大火確實蹊蹺,這當中牽扯著諸多秘密,包括軼城!”南祀如匍匐,腦門重重磕碰在瓷地上“還請皇上派人前去軼城查探!

    ‘怎么還能將問題給拐回來!’帝王慍怒,拍案而起“左一個軼城又一個軼城,別再用你那廉價的腦袋來挑戰朕的耐心!”

    “吾皇息怒——!”

    朝野上下齊齊跪地,個個埋首于胸口不敢窺探圣殿的怒顏。

    “皇兄息怒!睒s王楚辰淵出列,他朝圣殿建議道“南大人心在社稷,并無大錯,此事也簡單,臣愿效犬馬再去一趟軼城,倘若真如他所說出現了疫情也能早日防范!

    帝王思慮的視線暫留在楚辰淵的身上,他這幾年來雖然性情大變,但以往“戰神”之號的公信力度卻依舊能使其在朝堂上說上幾句話,尤其是當他同意了南祀如的諫言后,他身后的那群武將們一個個也跟著點頭,‘三弟啊三弟,我還是喜歡當初那個駐守邊疆的鬼才將軍,廟堂當真不適合你!堃紊系哪腥送罂苛丝,閉起眼睛來揉了揉腦門,算是妥協“年后再走,年前不得再提此事!

    “多謝皇上!”南祀如、楚辰淵謝恩。

    “朕聽說,京兆府尹近日有喜事臨門……”帝王瞅了一眼龍案前的奏章,這是埋在諸多官員府中的耳目們所呈奏的一切事宜,南祀如一直行為透明,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京兆府,然而自己的婚事卻從來沒向上頭報明。

    “臣惶恐,本想國宴之后再稟明圣殿!奔热灰呀洷恢懒,再藏著掖著反而不好,南祀如反而大方承認,他抬起頭瞄了一樣帝王的神情,看不出他的喜怒,后聞其又道

    “可惜了,那么多皇孫貴族想要攀你的風雅!钡弁躅⒘搜鄄槐安豢旱哪响肴,他的潛臺詞是朕可以給你更好的婚姻,能令爬上權利的高梯!百F妃的閨中小妹初長成,我看她不錯,手里頭成天捧著你的宣遲集,朕便將她賜予你吧!贝嗽捖爜砭拖袷请S意說出口擁有還轉余地的言語,若是換了任何人也都只當是說說,然而此話是帝王所出,君無戲言,字字珠璣。www.83kxs.com

    為何會突如其來賜婚。

    南祀如第一次覺得自己看不透高高在上的帝王。

    在場的所有高官家中都為了想和皇親國戚攀上關系無所不用其極,而南祀如卻信手拈來,他一如既往的官運通達,令人嫉妒,旁人眼中,他本該涕零叩首,在這種公開的場合上,帝王的權威是不容抗拒的,他卻鄭重奉圭于頭頂“謝皇上與貴妃的好意,臣早已許下一生一世一雙人之愿,心中再容不得旁人!

    朝堂一片啞然,君王睥向南祀如的視線里夾雜著諸多意味。

    散朝之后的復道之上,南祀如叫住了行色匆匆的榮王,“榮王殿下請留步!蔽鋵⒊錾淼乃铰娜顼L,叫書生一陣好追。

    “南大人還有何事?”

    南祀如深深鞠躬,“方才朝堂之上,多謝榮王出言相助!

    “本王并非成心幫你,無需感謝!睒s王是個實在人,他站出來不是因為心懷天下亦或是對軼城有多關心,而是因為生活在軼城的那個名為“君君”的姑娘,“倒是這疫情之說,你是從何得知的?”在朝堂上的時候,聽聞南祀如口中“疫情”二字,他的心中不知為何“咯噔”了一下,有種曾經也發生過類似情況的既視感。

    “是卑職派往軼城的調查組傳回的飛鴿傳書!蹦响肴缰姥矍斑@位榮王的性情,雖說他已喪失了令邊疆外族聞風喪膽的“戰神”資格,變得紈绔兀傲,但骨子里終究是習武之人,從不喜拐彎抹角,于他盡管說實話便可。

    “好端端的,你調查軼城作甚?”榮王覷眸。

    “此事說來話長!鼻嗄耆舜瓜卵酆,“卑職原只想解惑罷了,這疫情之事……全然在意料之外……”

    聞言,楚辰淵沉嘆了一聲,“原來不止我一個人覺得軼城有古怪!

    “喔?榮王可有別的什么消息?”南祀如眼睛一亮。

    后者搖了搖頭,“你也知道,我并無實權亦無耳目,消息自然是沒有的,我所困惑的乃是在督建軼城寧安寺期間的所見所聞!

    “卑職愿聞其詳!蹦响肴缑媛断采。

    夕陽西垂,天色漸漸黯了下去,靈鵲望著滿屋子的喜慶鋪排,一人獨守著飯桌出神。

    “靈鵲姑娘,老爺傳訊過來,說是與榮王有要事相商,便不回來陪您吃飯了,晚上宮中還有宴會歸來已是深夜,他讓您早些歇息,別累著!蹦细芗页蛑佑粲艄褮g的面容,心嘆一句常人三十是團聚,官員三十是應酬。

    靈鵲拖著下巴點點頭,目光沒有任何焦距。

    菜涼了,怕他吃不到熱乎的便繁復拿去加熱,最后反倒燉的爛乎乎的,知他索性不回來吃了,也省的一趟趟跑,可心口卻空空蕩蕩的,像是被人藏進了冰窟里。

    南府的下人們早早的散了回家與家人團聚,有些無家可歸的也都出去看年三十的煙火會,一時間整個南府與靈鵲一樣孤寂了起來,門外響起了腳步聲,靈鵲倏忽驚喜轉睛“宣遲你回……”在見到來者后,心中躥騰起的那團火焰瞬間被撲滅,只留下風水即散的灰燼!霸瓉硎恰囊莅 

    她的語氣和她的表情一樣失望,棠逸抿開一抹若有似無的苦笑,“今日城東有煙火會,要一起去看看嗎?”再這樣守在飯桌前,恐成一尊望夫石。

    后者搖首,又陷入了之前無喜無悲的呆滯狀態。

    棠逸來到女子身邊,“靈鵲姐姐,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失憶之前是什么樣子的?”

    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怎么也想不起來,靈鵲垂著眼皮繼續搖頭。

    “那你有沒有覺得自己與南大人的感情是否太水到渠成了一些?”少年人有些羸弱的嗓音充滿了蠱惑,他提出的問題剛巧是靈鵲心中一直不敢涉及的,就像是一根利箭直中靶心,靈鵲有些慌亂,她強作鎮定“水到渠成……難道……不好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想說的是,你現在完全失去了自我,變成了附和著南大人而存在的人,而南大人對你的感情,或許僅僅因為他愛著從前的那個你,所以一切都會水到渠成,沒有爭吵,沒有矛盾!碧囊蓓袧u漸黯沉,就像夏日陰晴不定的天空。

    這根利箭完完全全刺穿了靈鵲的靶心,疼得她精神恍惚了起來,“你現在完全失去了自我!边@句話來來回回穿插著她的胸口,“啪”的一聲,靈鵲拍案起身,緊緊扣住桌案的一角支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即便如此她還是強顏歡笑地對棠逸說“你沒吃晚飯吧……我今天做了很多菜,你多吃點……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直到她踉踉蹌蹌的身影消失在長廊的盡頭,棠逸也沒有將視線收回來,“我只是在陳述事實,為什么會傷害到她?”他有些納悶的拿起筷子,仔細嘗了嘗這些靈鵲從一大早就開始忙活的菜品,每一道菜都很好吃,但每一道都不屬于他。

    “你有沒有覺得自己與南大人的感情是否太水到渠成了一些?”

    “南大人對你的感情,或許僅僅因為他愛著從前的那個你!

    “你有沒有想過失憶之前的自己是什么樣子的?”

    腦袋里頭就像懸浮著成全上萬的銀針,只要哪里有關于從前的記憶探出些端倪來,便會被針頭狠狠地扎進肉里,靈鵲痛苦的扶著闌干一步步走向臥房,中途路過南祀如書房時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鬼使神差的推門進去,書架上一半都是他的詩詞書籍。他甚少寫情詩,但每一首幾乎都情深意濃蕩氣回腸,靈鵲一遍一遍品讀著他從前的詩句,全然是相隔兩地無緣再見的遺憾和思念,有揣測她嫁了人,有托明月寄情深,或借典故為自己成全,多是哀思濃愁,灼灼摯情,然而卻沒有一首后來為她作的詩……難道真如棠逸所講,他愛的從來都是從前那個沒有失憶的自己,而此刻的自己不過是受到了從前的蔭庇,自己從前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鷓鴣啼夜半,

    郎君踏月臨,

    寒霜屋中匿,

    情人枕夢吟,

    詩情何多意,

    情詩為何許,

    憶中無纏綿,

    君心似誰心?

    睡夢中的靈鵲被顛簸晃醒,她懵里懵懂地睜開眼,熟悉的墨青色雅竹儒袍映入眼簾,胸前的銀白色鵲鳥拴印以及鵝絨黃的綬帶都是她親手縫上去的,此刻正隨著有些吃力的腳步而左右搖晃,靈鵲扭了扭眼睛,“宣遲……你回來啦……”她張望他削薄的下頜,看慣了他溫文爾雅的模樣,面無表情時著實冰冷疏離,她有些心虛,語氣透著怯懦,“你……你放我下來……我可以自己走……”

    “別動!鼻嗄耆缩久,天知道他這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能搬動靈鵲走這么長時間已經是這副長期缺少運動的身體給面子了,果然想耍帥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得令的靈鵲乖乖得窩著身子,活像只小貓咪乖巧地呆在他的懷里一動不動,后者額間現出薄薄的汗,好在寢屋就要到了,青年人猛地踹開房門,三兩步將靈鵲放在了榻上,隨后掌燈坐回了榻邊一動不動的凝望她,靈鵲被他炯炯眼神盯得渾身發毛,聲如蚊吶地問“為何……這樣……盯著我看……”

    京兆府尹今日當真累得前胸貼后背,先是在榮王口中得知了他參與督建寧安寺以來的所見所聞,一邊參加國宴一邊思考其中細節,還得時時作詩贈予那些個皇親國戚,說實在的,淹沒在國宴的歌舞升平中時他一點都不懷疑自己會隨時猝死,本想回到書房仔仔細細思慮榮王之言,沒想到推開門便迎上了靈鵲懷抱著自己的詩集癱倒在地的模樣,當即被嚇得魂不附體,此刻他深刻懷疑自己還沒猝死是因為母親在地下買通了各路閻王判官佑他暫活。

    青年人從袖口掏出靈鵲先前環抱的詩集放置在她的枕旁,想著她若喜歡便贈于她,“說說看!彼雴柕氖窃鯐䶮o緣無故睡在地上,然而后者則理解成了為何偷看他的詩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越是緊張就越說不清楚話,一肚子的難過只能蹦跶出幾個支支吾吾的詞匯來,一直藏匿在眼眶深處的氤氳也“唰”的一齊涌了出來,“宣遲……喜歡的……是從前的我……而現在的我……只是一個……附庸品……我甚至沒有自己的人格……想法……想做的事情也只是等著宣遲回來……我完全失去了自己……”

    “鵲兒……”青年人滿身的疲憊,曾經的利齒能牙在此刻掉了個精光,他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宣遲曾經的詩句……感人肺腑,可后來……便再未有一句詩詞是關于思念的……”靈鵲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達什么,聽來像是嫉妒從前那個能令青年人妙筆生花的自己,又替如今這樣碌碌無為不能成為他靈感的自己感到難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法糖果登陆 188足球比分 3d之家兰姐五码复式 黑龙江36选7 今生传奇红樱桃唇膏微商能赚钱吗 3d家彩网开机号 云南麻将四川 微信现金棋牌 长得美的怎么赚钱 梦幻2如何赚钱 新疆25选7 江西快3 七星彩论坛南海网彩票社区 经典免费单机麻将 天下足球直播吧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 91街机捕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