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恐怖靈異 -> 第一嬌

正文 第一千三十二章 意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夫人眼底閃爍著激動地淚光。

    “老爺,救我,救我啊老爺!”

    慕容鶴捏著拳,憤怒的鮮血帶著巨大的沖力,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太陽穴。

    蘇清一臉賤笑,嘻嘻的笑著,道“莊主莫要慌張,楊子闕還沒死呢,他要是真的死了,我還至于綁架了你夫人逼你交人嗎?沒有意義啊!”

    慕容鶴……

    眼角一抽,一抽,又一抽。

    慕容鶴夫人……

    什么叫起死回生,什么叫回生再死,她算是領教了。

    剛剛眼底還閃爍著激動的淚光,此刻就是驚慌的恐懼了。

    “老爺,救我啊!”

    顫巍巍的央求。

    慕容鶴心里,一團亂麻,而且還是冒著焦煙兒的那種亂麻。

    盯著面前的小伙子,不明白他葫蘆里到底賣著什么藥。

    他說,楊子闕還沒死呢,這意思就是,他知道楊子闕在什么地方,并且知道楊子闕此刻的狀況。

    可他又綁架了他夫人,當做威脅。

    到底是什么意思!

    慕容鶴只覺得這輩子沒遇到過這么難猜測的問題。

    別說慕容鶴覺得猜不透了,就連秦蘇,也朝蘇清看去,這家伙到底搞什么呢?

    振陽子同樣看著蘇清,不知道那只雞的閨女到底在打什么算盤。

    蘇清幽幽的看著慕容鶴,溫聲慢語卻又帶著桀驁不馴。

    “怎么樣?你是要你夫人呢?還是要包庇你女兒的情夫呢?我這個人,很簡單,我只要清白,你還我清白,我就還你清凈,可要是你執意與我為難,我也對你不客氣。”

    慕容鶴……

    他娘的,到底是誰對誰不客氣!

    我家的銀子被你們贏去了!

    我家的宅子被你們炸了。

    我的夫人被你們綁了!

    還要怎么不客氣!

    然而,不論慕容鶴多氣憤,他不能松口。

    一旦松口,就意味著毀了慕容雪的一生。

    然而,慕容鶴不松口,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松口。

    就在蘇清語落一瞬,忽的一個大包袱從天而降。

    隨著大包袱哐當落地,此起彼伏的慘叫聲拔地而起。

    眾人落目去看,這才注意到,大包袱是個大網兜,網兜里兜著無數男女。

    年紀大的年紀小的都有。

    所有人或憤怒或驚恐或激動,在大網兜落地之后,眾人跌的全身劇痛。

    “爹,你不能因為姐姐一個人就害了我們所有人啊!”

    “對啊,爹,姐姐的確是有個相好的……”

    慕容鶴一眼看到自己的一群庶子庶女們,凄慘的出現在自己面前,拼命的朝他喊,氣的兩眼充血。

    “閉嘴!雪兒清清白白!我慕容鶴絕對不允許有人污蔑我的孩子!”

    秦蘇和振陽子震愕的雙雙一個對視。

    還有這么一出?

    振陽子抽著眼角搖搖頭,沒有啊!

    秦蘇……

    就剛剛蘇清離開那么一會兒的功夫,就做了這么多?

    這是不是也太能干了?

    就算是頂著什么光環,也不至于能干到逆天啊!

    一般話本子里的女主角也不敢這么厲害,會被吐槽的。

    一個尖銳的聲音,打斷了秦蘇的思緒。

    地上的網兜里,一個模樣三十多歲的男人,從網兜里掙扎著想要爬起來,試了幾次,終是失敗,最終原地坐在那里。

    憤怒的看著慕容鶴。

    “爹,你就算是不為我們著想,難道我的孩子,您的孫子,您也不想?我們這么多人命,比不上慕容雪一個人?就因為她是嫡出我們是庶出?我們活該為別人的錯誤承擔責任?”

    蘇清同情又嘆息的看向慕容鶴。

    對呀,你可能還不知道,慕容雪都死了。

    對于兒子的斥責,慕容鶴深吸了幾口氣,壓下心頭洶涌的情緒。

    “閉嘴!只要有老夫在,就不允許任何人污蔑雪兒,你們是雪兒的手足,是慕容山莊的主人,怎么能在這種時候,出賣雪兒!”

    不及慕容鶴語落,一道清脆的拍掌聲從人群中傳來。

    啪!~

    啪啪!~

    啪啪啪!~

    人群裂開一道縫。

    所有人朝著那道縫看去。

    一個年輕小伙子手里牽著一根繩子,一面走,一面拍掌。

    他身后,跟著另外一個小伙子。

    不過是被繩子拴著。

    就跟主人牽著自己家的狗似的。

    “慕容莊主果然對自己唯一的嫡女視若掌上明珠!不惜整個慕容山莊陪葬也要保護嫡女的名聲呢!可惜~”

    那小伙子走到蘇清身側,一把將背后用繩子牽來的人向前一推。

    那人踉蹌幾步,在人前站定。

    圍觀的百姓借助著四下的火光,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天哪!這不是楊大人!”

    “楊子闕!沒錯,就是楊子闕,我不會認錯的!”

    “我滴天啊!慕容雪果然是和楊子闕有一腿,可憐三皇子,堂堂皇子帶個綠帽子,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

    看到楊子闕活生生的立在面前,慕容鶴只覺眼前一黑,險些一頭栽倒過去。

    為什么!

    為什么會這樣!

    剛剛那聲爆炸聲,難道只炸死了那些看守押送楊子闕的人,卻沒有傷到楊子闕分毫?

    還有,這個人是誰!

    不光慕容鶴震驚,就連秦蘇都驚呆了!

    兩眼灼灼的看著面前的人,驚得驀地抬手,直指他,“你,是你,你……”

    不及秦蘇話音落下,另外一道身影,從人群中飛出,瀟灑俊逸的落在秦蘇與那小伙子之間。

    狠狠瞪了秦蘇一眼,把那小伙子朝身后一拽。

    那小伙子越過這人的肩膀,朝秦蘇眨了眨眼。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秦蘇……

    在這里見到宋兮,已經夠讓他震撼了。

    為什么還有五殿下!

    五殿下怎么也來了!

    身上還散發著一股公狗打架的氣息!

    還有,五殿下一身乞丐裝是什么意思!

    堂堂三和堂少幫主,秦蘇驚得緩不過氣。

    蘇清一腳朝楊子闕的屁股踢過去,楊子闕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蘇清就道“你,什么名字!”

    楊子闕抬頭,幽怨的盯著蘇清。

    蘇清一挑眉梢痛快點,楊子令。

    楊子令……

    “本官楊子闕,不知為何,被慕容山莊莊主慕容鶴囚禁于密室,今日得……”

    話音一頓,楊子闕轉頭看向那些圍觀吃瓜的老百姓。

    一抱拳頭,“今日得諸位相救,楊某人感激不盡,明日自由,必定向陛下稟明一切。”

    慕容鶴差點沒原地爆炸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法糖果登陆 云南11选5 上海天天彩 炸金花闷牌怎么老输 胆大包天动物打一生肖 北单比分蛮高的 360老快3遗漏数据查询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 彩票3d如何能够赚钱吗 大妈炒股 彩票九 - 购彩大厅 3d娱乐平台 双色球开奖复式如何计奖 128彩网群 淘宝店包邮的几元产品怎么赚钱 重庆时时彩如何取款 陕西麻将不吃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