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全球諸天時代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獲得高級元物‘米袋清酒’(二合一)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翌日,約莫早上六點。()

    天色剛亮,秋季清爽如舊。

    江蒼練了一夜功從東院房屋出來,覺察到任務目標與‘一件物品指示’已經明確,便正了正衣服,就向著正殿外的府邸門口行去。

    這如若自己沒有猜錯,任務指引的人,就是李掌柜。

    物品目標,是在他的米行里。

    尤其自己還覺得這‘任務’其實已經完成了七八,自己就是過去拿獎勵的。

    且也在江蒼朝著殿外走的時候,神識朝百米外的正殿府邸一掃,也看到城主臉色嚴謹的坐在殿內,正向著身旁站著的周少爺交代著什么。

    看樣子應該是他們早早就起來,正在說著讓周少爺陪同自己在城內轉轉的事。

    特別是他們說著、說著,還說出了一些關于風林城內的‘概括。’

    那自己如今馬上就要在城內玩著,就先放慢了腳步,聽聽,看看能不能再聽出什么有用的‘任務’,來個‘一箭雙雕。’

    畢竟這下山一趟,不說別的,最少要‘喝足。’

    “今日千萬不要與以往一樣..”

    而百米外的正殿處,下人仆人都屏蔽到正殿外。

    殿中,城主正坐在桌前,言語中透出嚴肅、逐一字句,向著旁邊站著如鵪鶉一樣周少爺,交代等會陪江蒼出行事情。

    再看周少爺差點拿本子做筆記的模樣,能看出,城主非常重視江管事,重視都有些不可思議了,像是怕得罪江蒼。

    這全是因為昨天趙長老對城主說過了一些關于江蒼的資質問題,為十層資質!

    那為所未聞的十層天資代表著什么?

    城主一夜沒怎么睡好,要知道,他祖先周長老,也不過七層天資,卻是響徹數萬里疆域的人物!

    當今天陽宗主,八層,名聲更是傳遍了整個靈武大陸!

    九層流芳百世,永記史冊。

    那十層?是天人轉世?能踏入傳說中的天人之境,打破人仙兩隔?

    他不能想象。

    所以,宗門的未來正在自己這里,自己怎么敢怠慢?

    包括今天江蒼要去哪里,他都在昨夜里仔細篩選過了。

    “城西湖畔的夜時燈彩..”城主說著,就差板著手指,向著旁邊站著的周少爺交代,“雖然那里熱鬧非凡,也是我們風林城的秋時一處景色,但你千萬別帶江管事去!”

    “為何..”周少爺正記著‘和江蒼說話要恭敬的事情’時,聽到他爹不讓自己帶江管事去熱鬧的地方玩,倒是一愣道:“那里..”

    “那里是你和你狐朋狗友風流的地方!”城主低喝打斷,“人也太多,太亂..若是我得知了你帶江管事去往那里,我非打斷你的腿!”

    “我知道了爹..”周少爺聽到自己父親生氣,是嚇了一大跳,連忙應是。

    可他心里卻有點不服氣,是覺得自己父親誤會自己了。

    他想說,湖畔那里是‘才子佳人相互交流的雅地’,哪是什么風流地方?

    怎么被自己父親再一正色,說的那里就像是城南的青樓煙花之地一樣!

    不過。

    周少爺不滿歸不滿,但如今是有貴客恩人在,他知道什么事重要,定然不會帶著江管事去那里戲玩劃水一番。

    “城南張鐵匠那里要去一趟。”城主接著交代,又露出回憶之色,“我記得江管事尚未有兵器在身。以我所見,練武之人好武,喜愛兵器。而張鐵匠雖然比不上宗內的煉器堂,可也是天陽宗萬里疆域內的頂尖煉器高手..”

    城主說著,還有一些自豪之色,“我風林城所處宗內境域千里,屬于帝都,萬里疆域內有不少高手相聚于此。論其繁華,其余大城都比不上我們風林城。”

    “這是當然!”周少爺說起自家城池,也是之前悶氣一散,轉為笑容道:“其余城池內很少見到先天高手。但我們風林城之地,單說昨日來府中做客的李掌柜,手下都有三位先天!若是放在其余城池,李家米行堪稱第一家族!但是在風林城內,只能算是一流。”

    “有此繁華,也是托宗內之福。”城主端起茶杯,“宗內每年會分發弟子們一些丹藥,剩余的一些,宗門都會拿到風林城拍賣,久而久之,不少高手聚集于此,也算是為圖這丹藥之利吧..”

    “父親..”周少爺聽聞這事,是討好笑著詢問,“今年分發丹藥的是哪位叔祖?我朋友想要三顆靈氣丹,怕到時候求不到,就讓我幫他..”

    “是錢公子吧?”城主茶杯端至嘴邊,眼睛望著帶有些狡黠之色的周少爺,“一會去完了李掌柜的米行,你帶江管事去錢公子那里一趟。7k7k001.com聽說他家族內的一位伯伯,在三月前踏至先天巔峰境界,有意加入我宗。如若江管事能帶你二人回去,一位先天巔峰高手入宗,是件喜事。”

    “對..”周少爺眼睛一亮,聽明白了,“他伯伯要是入宗,不僅能分到丹藥了,還能讓他們欠咱們家恩情,并且江管事也有功勞拿!”

    周少爺說到這里,朝著城主巴結笑道:“爹,您真的厲害!”

    “嗯..”城主品著茶,不為所動,好似一切盡在掌握,此等小事,不值一提。

    “剩下地方去哪里?”周少爺是半彎著身子,一屁股坐在了旁邊椅子上,“我還有不少有趣好玩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帶江管事去。我覺得江管事好武,應該會喜歡..”

    “聽江管事的意思。”城主放下茶杯,略微一想,太正規的章程,反倒是沒有好玩的地方了,那就讓自己孩子隨機應變吧,反而風流湖畔不能去。

    周少爺是笑呵呵的屁顛屁顛倒著茶,明白自己父親的意思。

    且也在這時。

    城主交代完了,又在和周少爺說著閑話家常的時候。

    江蒼從院側走來,也行至了大殿門前。

    “江管事!”城主見到江蒼來了,便打斷了和他孩子的交談,起身抱拳行禮,又有些歉意道:“本看著天色太早,怕打擾江管事的休息。便準備交代犬子一些事情,再一同去院落相迎江管事。卻沒想到,江管事早早就起來了..”

    “城主太過客氣。”江蒼朝著城主父子二人回禮抱拳,“江蒼受寵若驚。”

    “江管事哪里的話..”城主邀請江蒼入座,又讓周少爺命后廚準備早飯。

    江蒼見了,也是這天色太早,才六點出頭,那就吃完東西再去吧。

    再等閑聊一會。

    早飯著落。

    江蒼也與城主暫別一聲,和周少爺出去了,且這一行就帶了十位護衛,也沒有騎馬、馬車,就這樣步行,反正是轉圈。

    那第一站,是李掌柜米行。

    距離有點遠,在城北那里,隔著二十七條街,七里多的路程,是得轉一會。

    但江蒼是走的瀟灑,有危險感知,護衛都不想帶幾個。

    周少爺是一出府邸,大街上的人都向著他恭敬喊聲“周少爺。”

    可隨著江蒼剛一出門沒多久,大約五百多米遠。

    趙長老與豐長老就穿著普通服飾,從城主府的偏門走出,左右的走在附近街道上,瞇起的眼睛如刀子一樣,打量著附近可疑的人。

    看上去也算是正常。

    尋常的百姓,當見到兩位長老的目光,也是他們瞇著眼睛,不好看見眼神。

    可要是哪位宗師高手,瞧見了被兩位同等境界的高手盯著掃視,估計是直接炸毛,這是嚇得。

    而另一邊,城北。

    在李掌柜的米行門口,三扇大門隔著,西邊大門敞開,大馬車卸著米袋,朝米行內裝著貨,清點出入。

    東邊,來來往往的小商小販拉車進貨。

    中間,百姓拿著米錢,排隊買米,這靠近城邊的街道一團熱鬧。

    但李掌柜是站在大門口街上,一邊心不在焉的和附近朝自己打招呼的大商、熟客們回禮,一邊翹首以盼的望著南邊城主府方向的街道,看似是等著什么人。

    這一時。

    四周的人瞧見了,一些商客們還在猜測著,這是哪位大人物來了,會讓李掌柜大清早天不亮的就在門口扎著。

    那以李掌柜的米行勢力,來人八成是城主府內的人!

    除此之外,城內的其余大家族族長來至,也不會讓李掌柜這么心焦的站在這里候著。

    “你猜是哪位大人..”有的大商進了貨,見到了李掌柜這樣子后,也沒走,反而是在旁邊的早攤上吃著早飯,想看看李掌柜等的是誰。

    這樣的人,還不在少數。

    幾名旁邊拉架子車的小販,就站在那聊天,晚走一會不遲。

    附近十幾名百姓是好奇,也在別的地里聊著。

    可生意都在路上,耽擱不得。

    更多的人是進了貨,就拔腿走了,萬一這點。這趟,自己平常扎攤的地方有人等著買米,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等賣完了,說不定還在再進一筆,多賺個跑腿錢?

    且在李掌柜焦急等著,附近眾人猜測的時候。

    伴隨著前方三十來米街道拐彎處,傳來幾聲“周少爺..”好的話語,江蒼也和周少爺一行人拐過街頭,來到了這條大街上。

    尤其周少爺是本城、以至于這千里方圓內的‘太子!’

    米行門前的眾人一瞧這面、太子熟臉,是什么都明白了,感情李掌柜等的人是周少爺,那這不奇怪。

    就是不知道李掌柜何時和太子搭上關系了?

    特別是周少爺旁邊還站著一位青年,兩人走著,周少爺還故意慢了一步,跟在江蒼身后,這更是讓眾人心下巨震,這位又是哪位大人?

    “江管事!周少爺!”李掌柜見到了江蒼二人,是小跑著一路過來行禮,且他眼角余光瞧見旁邊眾人羨慕的目光后,自己心里是竊喜非常。

    就差說一句,自己昨天那一頓被嚇的值,值到自己認識太子爺,更認識宗內的管事,那城內誰敢招惹自己?站出來讓自己瞧瞧?

    而江蒼見到李掌柜小跑著行禮接自己,是回禮一笑,指了指前方的米行道:“李掌柜,咱們進屋聊吧?”

    “好好..”李掌柜沒有二話,直接反手擺了一個請,要多恭敬有多恭敬、巴結,沒在意這是大街上。

    因為附近的人想巴結,這也巴結不來,只有羨慕巴結的自己,強求不得。

    再隨著短短幾十米走過,一路‘周少爺’的問好聲。

    江蒼進了米行的后面院子以后,發現這院子挺大,還分了好幾個小院,就像是小種植田地一樣,被南北西三面對街道的米行建筑圍了起來。

    面積少說得有一個足球場大小,難怪被稱為大家族,族內還有三位先天。

    單看在城內有這個面積,就不一般。

    雖然靠近了城邊,可也夠厲害了。

    要知道李掌柜城外還有數千畝地,長工、短工、佃戶加起來最少一萬多人,都是靠李掌柜吃飯的。

    同時。

    江蒼在李掌柜的前迎下,剛進了附近的一個小院,別的沒瞧,目光就望向了院中的一個石臺。

    上面放著百余個巴掌大小的‘米袋’,就像是現實裝大米的塑料編織袋一樣,屬于小巧型的,專門用來裝‘靈氣稻米。’

    只是這袋子是錦棉縫制,樣子像是古時裝銀兩的‘荷包’,看著挺漂亮。

    “這袋子不錯。”

    江蒼走進石臺,望著邊上放著的一個小袋子,是一件指引中的‘元物’,還和自己的葫蘆隱隱有所牽連。

    “江管事喜歡?”李掌柜說著,捧手一禮,直接上前一步,取了江蒼所看的這個‘繪有青蓮’的米袋,

    “靈米是用這些縫制的袋子裝著。而小人想的這靈米價錢貴,用俗物裝,有些不好。萬一貴人們以靈米相送,登府送禮,所以袋子也得好看一些..”

    李掌柜說到這里,雙手把青蓮袋子遞于江蒼身前。

    “李掌柜說的有些門道。”江蒼笑了,先把李掌柜扶起,才把米袋子接過,隨后又向著旁邊若有所思的周少爺道:“我覺得李掌柜此法可行,周少爺覺得如何?”

    “當是如此!”周少爺大贊,是覺得李掌柜這法想來想去,好似是有點那個門道。

    這逢年過節的,送禮送東西,不都是拿玉盒裝著的?體現里面物件的價值。

    可是玉盒太貴,制造太麻煩,麻袋又不太好,太俗,配不上靈米。

    而這精心縫制的‘荷包’,倒是不錯,好似是有點那么檔次。

    “李掌柜既然如此上心..”周少爺不傻,聽出了江蒼的話外音,也是自己父親交代過,于是向著李掌柜承諾道:“風林城各縣,都可為李掌柜立分行,望李掌柜生意興隆。”

    “多謝江管事!多謝周少爺!”李掌柜聽到江管事與少爺這次親自開口,是大喜,知道這事定下了!

    一時間,他這次也是真的笑起來合不攏嘴,不知道怎么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

    但江蒼卻擺了擺手,覺得是自己欠人家恩情了,肯定是能幫則幫。

    且與此同時,隨著周少爺之前的許諾落,這‘開鋒任務’也著落了。

    于此。

    江蒼是念著觀察這新元物的特性,便在稍后與李掌柜等人閑聊一會、做客喝茶以后,以‘突然想到練功問題’為由,要了一間院中房舍,閉關一會。

    約莫下午再去轉。

    也等來到旁邊這間干凈小院。

    江蒼拿出了口袋中的米袋,略一感知,發現是‘米袋’是類似于‘葫蘆’,也如‘莊稼土地’一樣,每隔一天,就能生成一袋子‘靈氣稻米。’

    其內含有靈氣,如靈酒、藥膳一樣,可以輔助自己練功。

    尤其這‘稻米’還和自己的靈酒有所關聯,像是‘元能合成模組?’

    大意是,用葫蘆中的‘二十分之一的靈酒’,再加上一袋子‘稻米’,可以制作出一碗‘米酒。’

    并且還有一個‘新的特性’,為‘飽餐一頓。’

    大致為,在喝米酒期間,只要同時吃了‘其余練功元物’,那么其余練功元物都會增加百分之十的‘練功加成效果。’

    例如,藥膳、靈酒,只要在自己喝米酒的吃飯期間,一塊伴著吃了,都能被‘米酒’增幅。

    如此看來。

    這‘米酒’是‘主食’,也是一個‘**uff’,類似于‘群體增幅光環’,等于說把所有元物給平白‘提升了一級!’

    那如今是自己物件少,若是往后物件多了,再都升升級,這相輔相成的,是不是收益越來越多?

    而江蒼思索到這里,也沒有耽擱什么,就拿起了米袋子,準備先做一碗‘米酒’試試。

    按照比例,靈酒十天可以一壺。

    那這‘米酒’可以天天制作,跟得上消耗。

    只是,按照正常‘制作米酒’的工序說,是要先選糯米、再淘米、蒸米、晾置、入酒,接著蒸一段,才是一碗清香米酒。

    但此米與靈酒都不是凡物,沒那么多繁瑣的工序。

    江蒼在院中找了一個小鍋,把稻米一蒸,十分鐘左右熟了以后,再拿一個干凈瓷碗盛著,靈酒倒上二十分之一,剛剛溢滿,拿蓋子一放,放置十分鐘左右,隨之一啟開,一陣甘醇酒香與米香迎面飄來,就讓人食指大動。

    這碗米酒,是釀制煮好了。

    碗中顆顆稻米飽滿,摸著碗邊還是熱的。

    再端起小碗,小品一口。

    雖然稻米還是熱的,但一入口中,一股清涼酒香與甜味隨之而來。

    這個若是形容,就如小時候吃的那種‘甜酒巧克力’一樣,一旦咬開巧克力外殼,一陣爽朗涼意迎來,不知道這巧克力是吃的,還是化的。

    同樣。

    江蒼品著這米酒味道,也感覺這稻米不似原先那樣勁道,而是入口即化,唇齒間余香繚繞,讓人忍不住想要接著品嘗。

    就像是餓了一天的人,突然見到了一碗冒著香氣的溫熱肉粥,還品了一口,正是自己喜歡的口味,那這根本就沒法安穩再把碗放下來不吃。

    而江蒼就是體會到了這種勾引人腸胃的感覺,那是稍后幾口品都沒品,幾口咽下,先解饞再說。

    等剩了小半碗,眼見透過米酒中的圓潤米粒,能瞅見清澈的碗底。

    江蒼才稍停一會,從儲物內拿出了藥膳,邊喝邊吃,加成的事清不能忘。

    尤其這離回宗還有很久,再聽城主和周少爺早上所說的話。

    自己不僅能喝足,還有機會‘吃飽’一頓,再看看周少爺帶自己去什么地方,八成那也有‘東西。’

    再按照特殊世界規則、以及自己猜測,任務不來則已,一來就是開門必見紅的章程,這或許更是一個‘連環任務’的開頭。

    說不得這屬于高級元物的米酒,只是磨刀刃的彩頭。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法糖果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