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暖才文學網 -> 玄幻魔法 -> 秀才家的俏長女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七章 添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兩年京城風調雨順,良田出產頗豐,京城附近還真沒什么人愿意出售良田,就算因為急需用錢而變賣田產的,每畝良田也是水漲船高,從去年初的十五兩一畝已經被哄抬到近二十兩一畝,成片的良田哄抬的就更高了。m4xs.com()

    蘇云朵自然不會傻傻地在高價之時置辦田產,更不愿意買那種只有十幾、二十畝的小地塊,實在太難管理!

    再說置辦田產,又何必非要買良田,山地甚至下等田莊到她的手上依然能夠被廢為寶,大房新添置的那個莊子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在姜霄前期的努力和王小林后期的精心管理之下,那個莊子如今一半種的藥材一半種的花卉,長勢都十分喜人,有部分花卉已經開始打苞,收獲在望。

    “那也沒必要買這樣一個莊子!讓你管家可也不能由著你的性子如此糟蹋銀子!”小徐氏依然不依不饒。

    蘇云朵心里就有些怒了,面上卻依然冷靜自持,反問小徐氏:“若是夫人掌家,夫人又將如何盤活大房的這些收益,年收益最低又能達到幾成?”

    小徐氏被問得啞口無言,當初嫁給陸達當繼室,徐家雖說已經大不如前,她的嫁妝中還是有兩個不大的莊子和幾間鋪子,只是她不善于經營。

    無論莊子還是鋪子,基本都不賺錢,甚至貼錢的多。

    可是她又如何能在蘇云朵面前示弱,也只愣了片刻,咬了牙,給出一個自認為難以企及高度:“咱們大房的產業都是好的,就算虧本也是暫時性的,若由我經營,咱們大房名下的產業年內必定至少增加一成!”

    小徐氏身后的嬤嬤倒吸了口冷氣,臉色頓時變了變。

    蘇云朵的嘴角勾了勾,那似譏似誚的模樣,令小徐氏心里微微一跳,難不成一成高了?

    只聽蘇云朵輕輕道:“一成?還真不少!”

    聲音雖輕,卻足夠讓小徐氏聽個分明。

    小徐氏似從蘇云朵這一聲中聽出了一絲為難和勉強,不由心頭大喜。

    她如今的確難以走出家廟,更別說為難蘇云朵,可面前卻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無論如何也要以此拿捏蘇云朵。

    雖說十幾二十年后大房分產分房多半產業還是落入陸瑾康之手,可大房產業越多,分產分家的時候,陸瑾華作為唯二的嫡子分到的產業自然也就越多。

    如此想著,小徐氏的心里不由地就有些雀躍,抬起頭來直直盯著蘇云朵:“一成不能再少!既然你當著大房的家,就得為大房添磚加瓦!”

    腦子里突然一轉,小徐氏的眼睛徒地亮了幾分:“一年一成,十年必須番翻!”

    蘇云朵的眉頭微微一動,大房的產業十年翻番并不是難事,卻也不能這么輕易就讓小徐氏的小心思得逞。

    片刻之后,蘇云朵驚喜地看著小徐氏,故意曲解小徐氏的意思,帶著一種莫名的歡快道:“夫人真有能力讓咱們大房的產業在十年翻番?真是太好了!我這就回去告訴夫君,將大房的產業如數交給夫人打理,我也可以松口氣,騰出精力來打理自己的嫁妝莊子和鋪子。”

    說罷轉身就要離開家廟,似乎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將大房的產業交給小徐氏去經營,她與陸瑾康從此可以輕輕松松地坐享其成。

    小徐氏被蘇云朵唬得一愣,沒有陸名揚點頭,她壓根就走不出家廟,如何經營產業?

    大房的產業是陸達親手交給陸瑾康和蘇云朵共同打理的,她如何敢從蘇云朵手上接掌大房的產業,更何況她也沒這樣的能耐能在十年內能將大房的產業翻番。

    這會兒若真讓蘇云朵就這樣離開,只怕以后連這樣見一見兒女的機會都沒了。

    不行,這事不能傳到老爺子和老太太耳邊。

    小徐氏急切地站起來,伸手要拉蘇云朵。

    既然要給小徐氏一個教訓,蘇云朵又豈會讓她拉住自己,一個側身就避開了小徐氏伸出的手,跟著蘇云朵一同來家廟的紫月更是上前一步擋住了小徐氏,而蘇云朵轉身就往外走。

    小徐氏又急又氣,卻也不敢真的這樣讓蘇云朵離開,對著蘇云朵喊道:“你且站住!我何時說過能讓大房的產業在十年內翻番?!”

    蘇云朵腳下一頓,回過頭看著小徐氏,滿臉都是驚訝:“剛才我明明聽夫人說,一年一成的話,十年必須番翻,難道是我幻聽了不成?紫月還有嬤嬤,你們可聽到了?”

    紫蘇自然是連連點頭,小徐氏身后的嬤嬤搖頭也不是,點頭也不是,一臉尷尬。

    小徐氏惡狠狠地瞪了蘇云朵一眼,這時候若再不明白蘇云朵這是故意的,那她也真的是蠢得沒救了:“大房的產業既然是國公爺交給你們夫妻打理,自是沒有再交到我手中的道理,你們可得對得起國公爺的信任。”

    蘇云朵神色淡淡地看著小徐氏:“夫人若是不放心,只管給國公爺捎信,讓國公爺收了大房產業的打理權,無需這般拿話試探。”

    小徐氏被蘇云朵堵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她若敢捎信給陸達,剛才還急什么急?!

    陰陰地盯著蘇云朵看了片刻,小徐氏索性不再提大房的產業,轉而將重點放在陸瑾華和陸玉嬌的那份紅利上。

    小徐氏是陸瑾華和陸玉嬌的親生母親,就算她被關在家廟里,卻也不能阻止她關心自己的兒女,此刻她提出有關陸瑾華和陸玉嬌的紅利問題,蘇云朵自然得為她釋疑。

    “夫人問這事,我自當替夫人解釋。紅利分到大房之后,拿出其中的兩千銀子,分成兩份一千兩,其中的一千兩送去邊城,另外一千兩由夫君、六弟、五妹和六妹平分。”雖說這樣的說法與當日大房分紅的分配略有出入,蘇云朵面對小徐氏質疑的目光卻極其坦然。

    反正她與陸瑾康沒有一文沒貪,至于為何只說明往邊城送一千兩而不進行細分,就是不想讓小徐氏再從中作梗,她手中的這個賬冊也不打算再給小徐氏過目,沒必要!

    果然小徐氏只微微愣了愣,抿了抿嘴,沒有對送去邊城的一千兩提出不滿,讓她不滿的是為何陸玉雅也能分到二百五十兩。

    蘇云朵淡淡地看著小徐氏。

    鎮國公府在一些事情上向來不分嫡庶,特別是在錢財方面,小徐氏嫁進鎮國公府已經十多年,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蘇云朵自是懶得與她在這事上多費口舌。

    站在小徐氏身后的嬤嬤也一直在提醒小徐氏,小徐氏只得按下心頭的不滿,開口問起陸瑾華和陸玉嬌這份紅利的投資問題。

    “這是按祖父的意思與五弟、五妹還有六妹簽的協議,夫人看看再說吧。”對于小徐氏這個人,蘇云朵實在覺得有些頭疼,索性將當日按陸名揚的意思,與陸瑾華、陸玉嬌、陸玉雅簽訂的代管協議交給小徐氏。

    小徐氏看了這份協議,張了張嘴,卻什么也說不出來了。

    因為這份協議,最大程度地保證了幾個小的利益,雖說每年只能拿一成利,卻旱澇保收。

    只是如此一來,計劃要抓的蘇云朵的小辮子卻再也沒法子抓了。

    蘇云朵從北地收購的貨物,雖說用了陸瑾華他們的紅利,事實上與陸瑾華他們毫不相干,她再繼續糾纏,傳到陸名揚耳邊對她有百害而無一利。

    只是就這樣放蘇云朵走,小徐氏又覺得今日她的目的一樣都沒達到,蘇云朵讓她不好過,她無論如何也要給蘇云朵添些堵。

    于是目光在蘇云朵的腹部流連片刻,輕笑一聲道:“你與康哥兒成親也有半年了,怎么還沒消息?康哥兒可是我大姐留在這世上唯一的骨血!”

    蘇云朵不由在心里一聲哧笑,面上卻依然淡淡,睨了小徐氏一眼道:“我與夫君成親不過半年,不急!”

    “如何能不急?!康哥兒可是我大姐留在這世上唯一的骨血!”小徐氏覺得自己總算逮到了蘇云朵的短處,瞪了蘇云朵一眼道。

    蘇云朵不由在心里呵呵,原來小徐氏還記得陸瑾康是大徐氏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

    若真是如此姐妹情深的話,在齊思思執意退親之后,為何不好好地替陸瑾康謀一門親事?

    當然這樣的話蘇云朵自是不會當面質疑小徐氏的,小徐氏畢竟算是她的長輩,這里也不是現代,不過反過來給小徐氏添添堵還是可以的:“夫人也是進府兩年后才有的身孕,我這才成親半年,自是急不來的。常言道兒女也要講緣分,若是無緣就算生出來又如何?”

    蘇云朵的話令小徐氏心生怒意,當年她初入鎮國府,并不受陸達待見,雖說她是正妻,陸達一個月里難得進她的房。

    她整整用了兩年的時間才將陸達的心烘熱,否則別說兩年就是十年八年也不定能懷上孩子!

    這事在府里的確不是什么秘密,蘇云朵知道并不奇怪,可是她怎么能,怎么能這般戳她的心窩子!

    再想到如今一雙兒女都與自己不親近,小徐氏更是悲上心頭。

    她萬萬沒想到一心想給蘇云朵添堵,被添堵的人反倒成了她自己,頓時氣得直喘粗氣。

    近幾日小徐氏的身子本就有些不太舒坦,這下子更是有些喘不上氣來,用帕子捂著嘴咳得上氣不接下氣,急得身邊侍候的人,又是遞水又是順氣。

    蘇云朵倒沒想過幾句話就會將小徐氏氣成這樣,她更沒想過要將小徐氏氣出個好歹背上惡名,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示意紫月讓人回府里請府醫過來替小徐氏看診。

    待小徐氏氣息平穩了些,蘇云朵皺眉看著替小徐氏順氣的嬤嬤問道:“夫人身子不爽利,可有請大夫來看過?”

    嬤嬤趕緊點頭,卻又為難地看了小徐氏一眼,想說又有些為難的樣子,見小徐氏并沒有阻止她的意思這才道:“自是請了大夫的,只是家廟里條件總歸有限,藥材也有些欠缺,病好的也就慢了些。”

    蘇云朵的眉頭不由皺得更緊了,家廟的條件有限?藥材欠缺?

    她記得可是清楚得很,府里按月都會給家廟撥一筆資金。

    自從小徐氏進了家廟,這筆資金更是多了差不多兩成。

    如今家廟里也只住了小徐氏一個主子,家廟在上次小徐氏進家廟的時候,安氏就撥了一大筆資金對家廟進行了必要的修繕。

    現在府里撥給家廟的資金,足夠家廟的開支,怎么就成了條件有限,藥材欠缺了呢?

    這事得好好查一查,雖說小徐氏被關在家廟,到底還有祈福之名,且身份上也是鎮國公夫人。

    若嬤嬤說的確實,傳揚出去不但被人誤解為鎮國公府虧待“自愿”為家人祈福的小徐氏,更成了蘇云朵管家不力的鐵證。

    紫月的動作很快,直接回府請來了府醫。

    在府醫替小徐氏看診的時候,紫月湊近蘇云朵在蘇云朵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

    蘇云朵微微點了點頭,小聲交待了紫月幾句,紫月再次離開。

    看著紫月離開,蘇云朵的注意力回到府醫身上,府醫給小徐氏診了脈開了方子。

    蘇云朵接過方子粗粗一看,就知道這只是個治療傷風感冒最常見的方子,主藥材是金銀花和連翹。

    金銀花清熱解毒、涼散風熱,臨床上廣泛用于治療風熱感冒。

    連翹同樣清熱解毒、消腫散結、疏散風熱,主要用于治療感冒,清熱解毒。

    因小徐氏咳嗽有痰,府醫又加了杏仁、半夏、陳皮等具有止咳平喘功效的藥材。

    若小徐氏按方服藥,不出五日,她的咳癥基本就能痊愈。

    蘇云朵將藥方交還給府醫,讓府醫從府里配藥送來家廟,爾后看了眼小徐氏道:“既然夫人身子不爽利,就該安心休養,那些有的沒的就別操心了。想想五弟、五妹,夫人也當保重自己的身子。”

    該說的都說的,該做的也做了,正好看到紫月回來,蘇云朵不再多做停留,交待了小徐氏身邊的嬤嬤幾句,就離開了這間會客室。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魔法糖果登陆